当前位置:湖北之桃邮政有限公司情感东华凤九番外(凤九追问东华吃醋缘由)
东华凤九番外(凤九追问东华吃醋缘由)
2023-01-25

堂堂一品神器,震慑神魔两族的苍何剑,居然被拿来拆神宫,这种事,也真的只有东华能做的出来。连宋和成玉都忍不住惊讶。

“可是,你为何要吃醋啊?”上回滚滚他们提到沧夷神君,东华也未有如此大的反应。凤九仔细回想,继任大典当日,她真的对沧夷神君一点印象都没有,连句话都没说,那东华这般吃醋又是为了什么?

凤九问的,也正是连宋和成玉最想知道的,两个人齐刷刷地望向了东华,眼神里闪烁着求知的光芒。

“因为他放不下你,还总看着你。”东华说着,语气里还带着一些委屈的醋意。

帝君刚刚那是承认吃醋了?不,他还撒娇了?成玉和连宋面面相觑,全程用眼神沟通。

相较于连宋眼里只有八卦的一根筋,成玉还是有眼力见多了,这种时候还是把时间留给他们两个人比较好,其他人莫要插手。成玉想着,便要拉着连宋离开。

“这会我没什么急事,可以等等再走。”连宋显然不愿意放弃这难得的吃瓜机会。

“行,那你一个人留在这儿吧。”成玉立刻甩开他的手,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太晨宫。

“不,成玉,你等等我,我们一起走。”连宋看看成玉,又看看东华,最后还是极其不舍地去追成玉了。

“放不下我?!还总看着我?!”凤九这下是直接被茶水呛到了,不住地咳嗽起来。

东华特别心疼地轻拍她的背。

凤九把茶杯放回桌上,这茶她是喝不下去了,脸也因为刚刚的咳嗽红了一片。

沧夷神君居然放不下自己?还总看着自己?这完全出乎凤九的意料。这八万年来,他们两个人毫无交集,实在看不出任何征兆。况且当年她喜欢东华两千年,那种求不得放不下的感觉,已经把自己折磨得不行,那么这八万年......

凤九下意识地觉得东华是不是弄错了,”东华,这中间是不是有误会?他怎么可能喜欢我到现在呢?我早已同他说清楚,而且我们都结婚这么久了。这沧夷神君看着也是洒脱之人,怎会这般执迷于此呢?”

“他在神宫里放了一幅你的画像,这八万年来日日思慕你。继任大典当天,还望着你出神,满眼情深。”东华一副很无辜又有些委屈的样子,双手拉着凤九的手,来回地轻轻揉搓。

“画像?”凤九的记忆有些模糊,在她刚刚和沧夷神君退婚那阵子,的确有听说过他在神宫里挂了一幅自己的画像,“这都是八万多年前的事了吧?”

东华摇摇头,“一直挂着,继任大典当日,阿离带来的那位神女一眼就认出,你就是沧夷神宫画像中的那位女子。”

这一块凤九倒是有些印象,当日澜曦看自己的眼神的确不一般,只不过自己当时没有深究,也未放在心上。

“所以你就去沧夷神宫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然后当真有那幅画像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的画像?”

“嗯。”

凤九的脑海里立刻闪现出东华在神宫中看到画像的那个瞬间,突然觉得自己的气消了一半。如若是自己,知道某个和东华有些渊源的女仙,比如说知鹤公主,至今还在自己的殿内挂着东华的画像,这醋坛子肯定也妥妥的打翻了。

“那也不至于把人家神宫给夷平了,你下手是不是太重了点?”凤九的声音明显柔和了许多。

东华把凤九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,轻轻地吻着,“阿离对那个神女有意,而沧夷神君又是这位神女的师父,以后他们师徒二人和九重天的羁绊定是不浅。你同白浅、阿离这般亲近,自然少不了同他们师徒二人接触。所以,在这之前,我必须彻底断了沧夷神君的这个念想,不让他今后再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念头来。”

说完,东华一脸认真地望着凤九。

说真的,凤九居然觉得东华句句在理,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驳的地方。阿离很喜欢澜曦,如若哪一天澜曦嫁入了九重天,沧夷神君也算是他们白家的半个亲戚,还是不要再有对自己的这般执念才好。不然这亲戚见面都得尴尴尬尬的,着实不好。

不过凤九突然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,“东华,你不止是把神宫夷平了吧。”能让连宋脑补这么一个剧情丰富的八卦故事,东华定然还在殿内做了一些其它明显的举动。

东华淡然地回答道,“他还受了一点皮肉之苦,谁让他在殿内这般肆无忌惮地看着你。”

“他看着我?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。”凤九很努力地去回想了,可还是半点相关的记忆都没有,“我现在想到的都是你.....”

听到凤九这么说,东华的嘴角终于扬起一抹浅浅的笑容。

“而且,我连继任大典上沧夷神君有没有来,我都没有印象。”凤九实事求是地说。

东华的笑容更明显了一些。

凤九也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全貌,沧夷神君痴恋她八万年是真,东华吃醋是真。不过毁了神宫,五成是因为吃醋,另外五成也是逼着沧夷神君彻底放下。凤九居然有些感动,东华这个对旁的人旁的事丝毫不放在心里的远古尊神,现在居然会因为她考虑到阿离的事情,考虑到阿离和澜曦结婚以后,沧夷神君和他们白家人的关系。

想到这里,凤九仅剩的那一点点责备之心,也彻底烟消云散。

“小白?”见凤九许久未说话,东华有些担忧地望向她。

“东华,以后有任何不开心的事,一定要先和我说,不要一个人生闷气吃闷醋。”凤九摸摸东华的脸颊,很温柔很认真地说道,“而且我的眼里自始至终都只有你,又怎会看得到别人呢?”

未完待续。

(文字原创,不允许转载;图片来自网络,侵删,谢谢!另,该文由今日头条“齐耳世界说”原创首发,现已创作番外1至番外180,请喜爱这个番外系列的朋友,来今日头条关注“齐耳世界说”,支持原创!非常感谢!)